click here to see my gallery.

Thursday, August 17, 2006

hair cutted

無論心裡是多麼的不願意,這一天還是來了。雖然為了混口飯吃,那樣的感受真的令人難以忍受。現實總是這樣殘忍,不是嗎?

剪了,失去了可以掩避的屏障,害怕自已的真實赤裸裸的被眾人揩穿,原來我是那樣的害怕人群。

是呀!我是多麼不想待在這樣一個人吃人的社會啊...
假裝自已很優雅,假裝自已是個天才,假裝自已什麼都不在乎,假裝自已的特立獨行...

一層一層的面具現在全沒了,我該如何自保呢?
老問題了,還是把嘴巴閉上吧! 老人們說的好,「沉默是金」啊!

如果這麼自私可以讓自已好過些,那又該如何面對朋友呢?為了減少些許的罪惡感,只好讓自已相信他們會懂你的。

結果?朋友們越來越少,只剩下能夠交換性命的兄弟。

這樣也是好事呢!

那,我想我得再慢慢把頭髮留回來了,真是一件麻煩的事啊!

3 comments:

Do-Do said...

穿梭在大草原裡尊貴的獅子啊,

終究屈服在都市叢林的牢籠枷鎖。

不覺悲嘆無奈!

Penny the Tattooed Freak of the Evil One said...

別說了= = 我好想哭唷...

kiss said...

呃 這是二隻獅子在自暴自棄嗎@@
振作點 MA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