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ick here to see my gallery.

Thursday, October 13, 2005

World of Warcraft Journey Pt. 2

拿到了新的法杖了呢!雖然花了我六個金幣呀!真是貴可以,看看口袋裡也只剩下了5個金幣了,這下離我的座騎更遠了。
唉!真是悲慘,當法師要賺錢這麼困難嗎?算了,看來得再去接些工作否則要養活自已都是個大問題了。正打算離開拍賣所,不過發覺身上的背包有些沉重。
打開來一看卻都是滿滿的藥材。「天呀!我哪時採集了這麼多的藥材,太誇張了吧!」連我自已都被嚇了一跳。不過這些藥材拿來磨成藥水應該可以賺一點小錢。
先到鍊金術的店買些適合的空瓶子,就開始磨草藥了。清完了藥材,雖然還有一些剩下來的,但也只做了20瓶高等恢復藥劑。
嗯,接下來就到拍賣所刊登吧!嗯...那就5瓶賣40個銀幣好了,希望能全部賣掉,那就有2個金幣了耶!
哈哈哈!離我的座騎還是好遠...唉...那麼,該去哪裡接工作好呢?嗯...Tarren Mills對我來說應該是個不會太難的區域,做蝙蝠過去吧!
在這Eastern Kingdoms想要自由自在的旅行沒有這些Wind Master真的會變成一大難題呀!不到5分鐘的時間就從Undercity到Tarren Mills,真的好快耶!在村莊裡稍微晃了一下,看來目前還沒有Alliance進攻的消息。
應該可以放心的接下任務了,我只擔心一個人被遇襲的時後下場大概只有死路一條吧!目前好像沒有什麼任務能接,不過不知道哪冒出來的德魯伊就對著我說「跟我來」隨即轉身就走。
這太詭異了吧!更誇張的是我竟然乖乖的跟他走了,天知道我在想什麼!名叫做Dohana的戰牛族德魯伊似乎不太愛說話,但她的戰鬥技巧倒是沒話說,我們雖然是第一次組隊,默契卻好的令人訝異。無論是什麼樣突發狀況我們都能很順利的解決。
經歷過一連串的戰鬥,我們來到了北方Alterac Mountains的Orge營地「Ruins of Alterac」,她似乎還是不打算說話,緊跟著進了某一棟房子裡,Targ是一名身材壯碩的巨大Orge,坐在椅子上看著我們,早已知道我們要來了。
Dohana早已做好了準備,變身成為大熊和Targ開始了激烈的近身肉博戰。反倒是我一頭霧水,還搞不太清楚狀況。但很明顯的,Dohana沒辦法獨自打贏這巨大的Orge。當然我必需幫她,否則當她死了我也肯定活不了。
即使我能夠逃走我也不想這麼做,這不是一個高尚的法師該有的作風。加入了戰鬥之中,我儘可能的將我所學會的攻擊性魔法全部搬出來使用。而很快的Targ就注意到戰鬥中多了我這麼一個不速之客,並轉身開始對我攻擊。
眼見Targ一步一步的靠近了我,畢竟我在近身戰鬥中完全不是他的對手,「看來只好這麼做了」心裡暗自盤算著。在距離不到五呎我開始施放Frost Nova,一層層厚重的冰塊出現在Targ腳上,困住了這勇猛的戰士。即使身上早已傷痕累累,Targ還是試圖想將自已脫困,並擊倒我們這些不應該出現在這裡的不速之客。不過很可惜的是,在我們奮力的攻擊之下,Targ仍然無法擊倒我們,一名兇猛的戰士就這麼的倒在地上。
正打算說些什麼的時後,Dohana竟然熟練的將Targ的頭割了下來。天呀!這太恐佈了吧!也許我的驚訝是太過於誇張了,但就算擊倒了對方也沒有必要這麼做吧?Dohana看出了我心中的不安,「這是為要了回去領賞用的,我也不想這麼做。」她解釋著。
我心中的不安依然揮之不去,說不定哪天她就這樣對我的屍體下手了也說不一定。Dohana再沒說什麼轉身就走了,「你要來嗎?」她冷冷的說道。的確,現在沒時間擔心這些無關緊要的事了,緊緊跟著Dohana來到了Orge的集會廳。才剛到門口,兩名獸人戰士就從裡面衝出來招呼我們兩位。「Sheep!」很快的其中一名已經被我變成了一隻小綿羊,而另一名戰士還是不顧一切的要打倒我們。Dohana也不是個省油的燈,很快的就料理掉這兩名Orge戰士。走進了集會廳裡,Glommus也有所準備,奮力的朝我們衝了過來。Dohana熟練的閃過了衝撞,但我就沒這麼幸運了。巨大的疼痛從我的胸口傳來,躺在地上幾乎無法呼吸。雖然不希望我的生命就這樣結束了,盡力的想要起身卻也沒辦法。另一方面Dohana為了救我正勇猛的和戰士纏鬥,過了沒多久我終於努力的爬了起來,就在Dohana正陷入了弱勢的同時。即然已經可以施法,我也不留情的將我所學會的法術一一的朝著Glommus施放。
就在一連串的魔法和Dohana的攻擊之下,這名兇猛的戰士終於倒下了。而Dohana照樣把Glommus的頭割了下來。
「最後的一個Orge法師了,在前面的教堂裡。」簡單扼要的說完了之後,Dohana領著我到了那殘破不堪的舊教堂。「這裡看起來隨時會垮下來耶!你確定是這間教堂嗎?」我質疑道。「這是我一個盜賊的朋友現在躺在病床上得來的消息,你不相信就別來吧!」依舊是冷冷的口氣,看來真的非進去不可了。
我們小心的進入了這座Orge教堂,裡面看起來只有Muckrake和兩名戰士。「小心一點,也許有盜賊在裡面埋伏。」Dohana小心的提醒道。我對她點個頭,表示我會注意,接著我喝下了偵側隱形的藥水,朝著裡面窺視。
Muckrake站在祭壇之後,兩名戰士隨侍在兩側。我向Dohana說明了裡面的情況,試著和他討論戰術。
「我想我只能將其中一個戰士變成小綿羊,你有辦法一次對付兩個Orge嗎?」我說明了我能想到最好的戰術。「看來也只有這個辦法了,這樣吧!我們必需盡全力先將另一名戰士打倒。」Dohana也找不到比較好的做法。就這樣我們衝向了Muckrake,而Muckrake眼見敵人來襲,大聲的喊道「Arms you self! Defeat the emeny!」我迅速的將其中一名Orge戰士轉變成小綿羊。
Dohana也趁著空檔對著另一名戰士施展了「Root」將他牢牢的纏在地上無法動彈。情況大為逆轉,現在是Muckrake一人要應付Dohana和我兩個人。即使對手暫時減少,我仍然不敢大意,眼見Muckrake要開始施放Flamestrike,迅速的對著他使用著Counterspell企圖中斷他的施法。Muckrake向著天空大吼一聲,握起了法杖就向著我揮來。
我機警的也拿起法杖想擋住攻擊,但巨大的撞擊力讓我不得不向後退了幾步。眼見大好機會,Muckrake繼續了致命的第二擊。Dohana也意識到了我的危險,對著Muckrake攻擊,阻擾了Muckrake的攻擊。Muckrake更加的忿怒,對我們的攻擊也一次比一次更猛烈。
時間拖的越久,對我們越不利,我對Dohana使了個眼色,她也明白這樣下去肯定會輸的,因此我們很有默契的展開了奇襲。先由Dohana引開他,製造了我的空檔,而我則開始法力全開,Arcane Missiles,Fire Blast,Scroch,Cone of Cold,Arcane Explosion,Frost Nova,Frost Bolt。而Muckrake也漸漸的耗盡體力,戰到最後一刻才倒下。
輕鬆的解決完這兩名Orge戰士,Dohana帶著Muckrake的頭和我一起回到了Terren Mills。而得到的獎賞除了名聲之外也只有一個金幣,還真是不划算呀...。算了,先回旅店裡休息一下,也許等等還有什麼好的工作機會吧?我的座騎還要多久才能買到呀?

1 comment:

Anonymous said...

Laura Bush Echoes Sexism Charge in Miers Debate
Laura Bush said yesterday that some critics of Harriet Miers may be motivated by sexism, echoing an allegation that earlier infuriated conservative activists opposed to the Supreme Court nominee.
Nice to see some decent content for a change. FYI, I log on today and see that we've got a new feature, the 'Flag blog' button, which is inconveniently located between the 'Get Your Own Blog' and 'Next Blog' buttons so that we would presumably be getting some flags on error alone (although if one happens to notice it, you can unflag a blog) But that's a trivial matter. What concerns me is this: When a person visiting a blog clicks the "Flag?" button in the Blogger Navbar, it means they believe the content of the blog may be potentially offensive or illegal. We track the number of times a blog has been flagged as objectionable and use this information to determine what action is needed. This feature allows the blogging community as a whole to identify content they deem objectionable. Ok, see the problem with this? What's "objectionable." I'm guessing there are a good deal of people that would likely deem my blog to be objectionable; and there lies the problem: what is objectionable and what is subjective. Just my 2 cents, Embroidered Patches